[春暖开州 福满帅乡]记忆深处年味浓

2020-01-23 09:33 来源:开州日报 责任编辑:赵娟 文章问题:点我纠错
摘要: 春节,总能给人们带来最难忘的记忆。不同的时代,不同的人,对春节有不同的感受、不同的记忆。近日,本报记者分别采访了10岁、20岁、30岁、40岁、50岁、60岁、70岁、80岁的几位市民,听他们分享自己最难忘的春节记忆。

记忆深处年味浓

春节,总能给们带来最难忘的记忆。不同的时代,不同的人,对春节有不同的感受、不同的记忆。近日,本报记者分别采访了10岁、20岁、30岁、40岁、50岁、60岁、70岁、80岁的几位市民,听他们分享自己最难忘的春节记忆。

dd167cf767ec60575b5f1f41731fa736_img_69_522_422_563

张圣

10岁的张圣:迎接父母回家过年 

“爸爸,你们好久回来?” 

“快了,快了,买的20号的火车票……”家住南雅镇、今年10岁的张圣,看着别人的父母拎着大包小包回来了,其他小朋友在父母怀里撒娇嬉戏的样子让他羡慕极了,于是他迫不及待地打电话,焦急地询问父母何时回家。 

说到过年,似乎有很多事情让张圣高兴不已。他说:“过年是一年中最开心的事,穿新衣、收红包、放烟花……”然而,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去年春节,老师要求他们要为父母做一些有意义的事,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。 

做什么呢?张圣的大姥建议他打扫卫生,毕竟每年过年都要仔仔细细地打扫屋子,干干净净迎接新年。张圣还小,就干脆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,诸如扫地、擦桌椅等。 

选定了方向,张圣就开始实施他的新年清扫计划。他先用扫帚扫去灰尘,又用抹布仔细擦拭一遍厨房用具、沙发、桌椅板凳……后来在家人的帮助下,将衣服被褥拿出来晾晒一番。 

张圣心想,父母回来了肯定要请客人吃团年饭,他又仔仔细细地清洗了锅碗瓢盆和电冰箱。最后,他将每间卧室也整理一遍。忙碌了两天,可把他忙坏了,亲戚和左邻右舍都对他竖起大拇指夸赞道:“这么小就晓得心疼父母,帮父母做家务活,真是个懂事的孩子。” 

父母回来那天,一进门就看到屋内窗明几净,地板干净得都能照出人影,床铺也铺好了,衣物叠得整整齐齐,一阵暖流涌上心头,满脸笑意说道:“儿子长大了,既勤快又细心,真乖!” 

看着父母收到自己准备的新年“礼物”,张圣也很高兴,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为父母分担一些家务活了。 

自己能够承担一部分家庭责任,是张圣的过年回忆。他希望以后每年如此,让父母一回家就能感受到家的惬意和温馨。

(记者 向章 文/图) 

dd167cf767ec60575b5f1f41731fa736_img_282_623_350_263

郭乐

20岁的郭乐:母亲教我诚实做人 

临近春节,广大市民忙着置办年货,购买食材,为过年作准备。20多岁的年轻人对于过年的记忆,在美食和玩耍方面较为深刻。1月17日,记者来到云枫街道关子社区某小区,采访了刚从学校回家过年的郭乐。 

郭乐今年20岁,在他的记忆中,小时候最爱吃的是奶奶做的汤圆和咸菜烧白,最乐意的莫过于拿着压岁钱到商店买爆竹玩耍。 

“我3岁那年,爸爸妈妈出去打工,后来好几年都没回家过年,我跟着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”郭乐说,直到7岁那年,父母回家过年,还给他买了新衣服和玩具。几年没见到父母的他,早已忘记父母长啥模样。团年那天,母亲拿钱让他去商店买饮料,还多给了1元让他买爆竹玩。 

郭乐拿着钱去商店买饮料,商店的罗叔叔因为太忙,将饮料和爆竹递给他,找钱时多找了两元。郭乐拿着饮料和爆竹回到家,将找回的钱交给母亲,却把多找的两元钱放入自己兜里。 

“妈妈问我兜里的钱是哪来的,我高兴地说是罗叔叔忙中出错,多找的钱。见我这样说,她非常严肃地批评了我,当即放下手中的活,带着我去了商店,把多找的两元还给罗叔叔。”郭乐说,他当时还想不通,认为那两元钱是自己该得的,更何况是罗叔叔自己弄错了。 

“别贪图小便宜,要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。”郭乐说,母亲再一次离家外出打工时,对他告诫道。 

郭乐表示,虽然母亲在家只住了半个月,但他感受到了母亲做人行事的坦诚,认为那个春节过得特别有意义,母亲教会了他怎样做人。他时刻铭记着母亲的话,从小学直到大学,因为诚实守信,他结识的同学朋友都很友善,这让他受益匪浅。 

“诚实守信是为人之本,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我会遵循母亲的教诲,做一个诚实守信的人。”郭乐说。

(记者 余清英 文/图) 

dd167cf767ec60575b5f1f41731fa736_img_566_666_233_303

陈熙

30岁的陈熙:麻辣豆干成为回忆 

陈熙是重庆开州港务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,今年30岁。小时候,年夜饭是一家人一起忙活出的一大桌美味佳肴,爷爷杀鸡、奶奶炖鱼、妈妈烧肉、爸爸炒菜……最特别的是二伯父做的麻辣豆干。 

在陈熙的记忆中,春节可热闹了,一家人从外地赶回渠口镇老家过年。大人们一起忙活,准备可口的饭菜,一边唠嗑一边吃饭,还一起观看春晚。 

“大人们做饭菜,孩子们就摆碗筷。除夕那天,大人不会打小孩,我们就更加肆无忌惮地玩耍,玩够了就跑到桌边吃一口饭,然后继续打闹。那一天,一家人吃的就是这份浓浓的亲情和团圆。”陈熙说。 

“虽然有一大桌美食,但我们小孩子好像总是吃不饱。这个时候,我们会围着二伯父,缠着他给我们做麻辣豆干。二伯父也总是在前几天把豆腐磨好,准备好各种佐料,在除夕这天做好麻辣豆干,解我们这群‘小馋猫’的馋。二伯父做的麻辣豆干麻辣适中、外焦里嫩,吃一口就会停不下来。”陈熙回忆着二伯父做的麻辣豆干,伸出舌头,不自觉地舔了舔嘴角,轻轻咽下一口口水。 

陈熙说:“我们小孩子喜欢二伯父,不仅因为每年除夕他做的麻辣豆干好吃,还因为他和蔼可亲,特别喜欢和我们一起玩。可是,随着我们渐渐长大,二伯父的身体也每况愈下,除夕夜的麻辣豆干也变了味,到最后再也吃不到了。如今,二伯父做的麻辣豆干成为回忆。” 

今年除夕,陈熙打算凭借着记忆,自己做一锅麻辣豆干。跟往年一样,陪着父母、妻儿围坐在一起,一边品尝美食,一边看春晚。他还要将二伯父的麻辣豆干传承下去,让孩子们每到除夕过年时,也有特别的记忆。 

(记者 熊程成 文/图) 

dd167cf767ec60575b5f1f41731fa736_img_632_468_502_668

向旭

40岁的向旭:除夕夜把脚洗干净 

今年40岁的向旭,是盛山初级中学的一名物理教师,如今已到中年的他,很怀念小时候过春节的场景。“感觉现在物质条件好了,年味却淡了。” 

“小时候一般都是在除夕中午吃团年饭,当天一大早家家户户就会为中午的团年饭忙碌,把提前好多天就开始准备的食材端上餐桌。中午12点准时开饭时,还会放鞭炮庆祝一年团团圆圆。”向旭说,小时候最期盼过春节,不仅能够穿上新衣服,还有很多好吃的。 

“农村的孩子除了上学读书,平时也要帮家里干活。因此,当时的我最喜欢过春节,可以不用干农活,能和村里的小朋友们一起玩耍。不像现在很多小孩沉迷于电视、游戏,感觉我们那时候的童年要有趣得多。”向旭说。 

向旭对小时候过年记忆最深刻的是除夕之夜,这天一家人会围在一起洗脚。“特别是要把膝盖洗干净,初一要去长辈家磕头拜年,这是对长辈的尊重。”向旭笑着说,小时候家里生活条件差,农村洗澡不方便,一个冬天也洗不了几次澡。 

随着生活条件慢慢改善,小时候过年的风俗习惯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,特别是向旭上初中以后,他觉得年味渐渐地淡了。 

“现在大家主要趁着过年亲朋好友基本上都在家,能好好聚一下。现在过年,感觉主要就是吃吃喝喝,大多数时候都会在家里做,偶尔也会下馆子。”向旭说,如今兄弟姊妹们都各有各的家庭,平时都非常忙碌,春节成了一个相聚的平台。 

向旭的父母现在住在开州城里,农村老家已经没什么亲人,但每年他们会趁着过年回家上坟。 

“眼看着春节又快到了,希望新的一年里父母身体健康,亲人朋友事业顺利、家庭和睦,孩子们成绩节节攀升。当然,最重要的还是大家生活过得开开心心。”向旭说。

(记者 冉绢 文/图) 

dd167cf767ec60575b5f1f41731fa736_img_917_675_351_235

刘祖平

50岁的刘祖平:一起分享劳动成果 

“2016年春节,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一次过年。我从下岗职工逆袭为公司老总,不仅拥有占地面积400亩、员工35人的重庆市汉丰湖晚熟柑橘良种繁育有限公司,还赢得了家人的认可和支持。”1月19日,正在指导村民给柑橘树修枝整形的刘祖平介绍。 

现年50岁的刘祖平家住厚坝镇大坝村10组。2002年,32岁的他从丰乐粮站下岗后,曾到河北省打过工,也曾自己当过小老板,但都没有起色,直到2015年,已45岁的他决定孤注一掷,向亲戚朋友借了一部分钱,加之自己打工积攒的一部分,以400万元总金额接管了重庆市汉丰湖晚熟柑橘良种繁育有限公司。 

经过一年的奋力拼搏、辛勤耕耘,2016年,刘祖平不仅还清了亲戚朋友的债务,还有100多万元积蓄。当年春节,他给家庭成员每人买了一部手机、一套新衣服,还掏出5万元购买食用油和大米,发放给全镇的贫困户和厚坝镇敬老院的五保老人,让贫困户和五保老人分享他的劳动成果,分享他成功的喜悦。他积极履行社会责任,把这种献爱心、助力脱贫攻坚的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。 

为了让贫困户具备“造血”功能,刘祖平不仅把柑橘繁育技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们,还免费为贫困户提供柑橘树苗,积极引导他们自己创业。同时,刘祖平招聘有务工需求的贫困户,让他们有了一个稳定收入的渠道。如今,在公司务工的贫困户达20余人。 

“刘总很有爱心,每年春节前夕都要给我送食用油和大米,春节期间我就不用买米和油了,让我节约了一笔开支。”大坝村贫困户严奉祥竖起大拇指称赞。 

“下一步,我将扩大公司种植规模,拓宽种植渠道,增加贫困户收入,帮助更多贫困户就业,年年都过幸福年。”刘祖平表示。 

(记者 熊瑛 文/图) 

dd167cf767ec60575b5f1f41731fa736_img_1182_623_311_233

李贵碧

60岁的李贵碧:一只鸡分成几顿吃 

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”转眼又到了年底,我们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。那么,老一辈人是怎么过年的呢? 

60岁的李贵碧老人告诉记者,她小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平日里吃上一顿白米饭都很困难,更别说吃肉。家里来了客人,或者栽秧、搭谷等农忙时节,大人才舍得割一小块腊肉来解馋。虽然家里养了鸡,但那是用来下蛋的。只有到了过年,家里才会杀一只鸡,大人小孩一起喝一碗鸡汤。 

“一只鸡要吃几顿。”李贵碧说,鸡太宝贵了,所以杀后要分成几份,每顿煮一份。因此,一只鸡要管一个春节。 

无论如何,小孩子总是盼望过年的。李贵碧说,过年时,除了能吃上平时吃不上的鸡肉、猪肉外,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。小孩子手里有了一点压岁钱,拿出去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。男孩子大多买鞭炮、陀螺之类,女孩子大多买花灯、彩色头绳之类。小伙伴们聚在一起玩耍,别说有多开心了。 

“过年时,大人有空心情又好,对孩子也格外好。我们干完了家务活,就可以出去玩,到吃饭的时候才回来。如果是平时,大人早就骂上了。”李贵碧笑着说。 

李贵碧说,现在大家的日子越过越好,以前过年才吃的鸡,随时都可以吃了。年夜饭上大鱼大肉都吃腻了,又要吃新鲜蔬菜,所以还是现在的生活好啊。 

(记者 何仁勇 文/图) 

dd167cf767ec60575b5f1f41731fa736_img_1307_588_640_427

韦成会

70岁的韦成会:家人团聚就是幸福 

“新年到,女儿闹着要买花,儿子提出买鞭炮……”今年70岁的韦成会是中和镇三合场人,现跟女儿居住在开州城区。在韦成会的记忆里,放鞭炮是过年最大的事。小年之前,村里小孩就会向父母要钱,买自己喜欢的东西。 

谈及以前过年的事,韦成会娓娓道来。“以前的鞭炮跟现在的烟花不一样,捏在手上点着,往空中一甩,鞭炮在空中撒开像雪花一样,美极了。”韦成会说,过年走亲戚,不管到哪都带着鞭炮。 

韦成会回忆道,那个年代物质匮乏,农村和城镇一样,粮、棉、油、布实行凭票定量供应,所以农村的布票大多被换成了钱,大人、孩子穿的多是旧衣服。那个年代,农村文化生活较少,电影、电视和网络根本没有,即使有电影,也是黑白的。大家为了看一场电影,大人小孩要步行好几公里才能看到露天电影。 

韦成会说,那个时候农村的生活很苦,红薯、洋芋是农民一年四季的主食,而白面馒头、包子、饺子,只能在节日里才能吃上,糖果、瓜子之类的东西,只有在过年时才有。所以,能吃上几天好饭菜,是她们过年最大的期盼。 

“那个年代物质匮乏,但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却其乐融融,幸福得很!”韦成会说,母亲早有盘算,在冬夜的油灯下纺线织布,早早就把平日里节俭下来的布头布料,给孩子们做好新衣裳,用洗净的旧布打夹子、锥帮子、纳鞋底,就算没有新布,也会把大人穿过的衣服给孩子翻新改造一下。 

“现在什么都不差了,过年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哟!”韦成会说道。 

(记者 李泉 文/图) 

dd167cf767ec60575b5f1f41731fa736_img_1682_590_234_414

李秀琼

80岁的李秀琼:守着火堆其乐融融 

今年80岁的李秀琼家住铁桥镇,是一位普通的家庭妇女,一辈子辛苦劳作,育有5个子女。 

“过去呀,大家都盼望过年,特别是娃儿。”李秀琼笑着说,每逢过年,家家户户都要筹备年货,吃的、穿的、用的,什么都有。 

一进入农历腊月,过年的气氛就浓起来了,街上赶集的人多得走不通,整条街上都是各种年货。“那时过年,就算再穷都会过几天好生活。”李秀琼说,那时家家户户孩子多,不说别的,就是每个孩子的过年新衣服,就愁坏了不少家长。 

“记得有一年,家里实在扯得紧,5个娃儿的新衣服还没得着落,我硬是连夜手工赶制,用旧衣服翻新。”李秀琼一边说,一边连连摇头。 

春节期间,走亲访友拜年不可少,这几乎是家家户户的“规定动作”。李秀琼说,过去拜年的礼品很简单,大多就是几把面条、一包白糖,或者冰糖、红糖、桔红等,重在礼数,有一份情意和敬意。同样,给压岁钱也是一个意思,逗孩子欢喜。 

过去的大年三十,一家人守着火堆守岁。李秀琼说,过年的时候,大人都把活干完了,春节这几天是一年中陪家人最多的时候,大人孩子围坐一起,烤着火、聊着天,吃着瓜子和糖果。 

以前家家户户没有电视,也没有手机,家人相聚一起倒也热闹,不少大人会手工制作玩具给孩子,譬如毽子、陀螺、铁环等,白天孩子们四处撒欢,晚上一家人围坐火炉旁讲故事、做游戏,有滋有味,其乐融融。 

李秀琼说,现在样样都好,有一点不好,就是孩子们就算在眼前陪着,也是人手一个手机,玩手机的时间多,说话的时候少,她还无比怀念没有手机的那个年代。 

李秀琼话锋一转,一脸幸福的模样,乐呵呵地说,如今每月领着1500多元的养老金,生活好像天天都在过年!“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保养身体,多活几年,多享共产党的福!” 

(记者 向萍 文/图)

版权所有:开州之窗 www.jataja.com QQ:1821892685
Copyright? 2005-2014 www.jataja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渝ICP备17013014号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重庆市网络媒体协会成员

渝公网安备 50023402000168号

幸福彩票